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数码
“不生儿子没关系,没钱才让人看不起”40岁蜗居的夫妻
发布时间:2019-04-05
 
“不生儿子没关系,没钱才让人看不起”40岁蜗居的夫妻

1

总是要忙到这个时候,周晓燕才有空停下手来。看一眼时间,凌晨两点。

公共阳台上堆满了杂物,五婶家还在角落摆了一张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旧课桌,上面放一只锈迹斑斑的单眼燃气灶,旁边搁一只煤气罐,再过去是五婶自己动手钉的木架子,杂乱地摆放着锅碗瓢盆。

五婶家人多,这房子就一个小直套,加一个几乎转不开身子的小厨房,五婶在厨房也摆上了一张床,这阳台的小角落,就权当厨房了。

有人也提过,这样不安全,而且也影响大家走动,五婶叉了腰,直了嗓子,骂了一早上,就没有人再提这事了。

周晓燕穿过阳台,阳台上方晾晒的衣服不时地扫在她脸上,大部分都是刚洗了晾上的,让她的头脸都不知不觉地裹上了一点湿意。

栏杆连扶手也没有。所有人也都习惯了。连五婶五岁的孙儿都上下自如。

上得顶楼,一阵凉风迎面吹来,周晓燕顿时精神一振。

这是一天中最难得也最为寂静的时候。

顶楼上搭了架子,盖上了石棉瓦。说好了,五户人家都有权用这地盘。

其实这顶楼风吹雨淋,正值盛夏,白天日头还晒,大部分人家也就用来堆放不怎么常用的杂物罢了,五婶家钉了个鸡笼子,说是要养鸡。唯有周晓燕家,把一小块地方清理得干干净净的,整整齐齐地摆了好些花盆。花盆旁边,搁了一张旧竹椅。

周晓燕先低下头,认真地看了看几盆花的长势。花是前些日子高中同学群里开玩笑,起哄着让一位专门做园林种植的男同学送的,每个女同学都能分到一盆。

但这个男同学偷偷地给周晓燕多留了几盆。

周晓燕一开始有点恼怒,觉得人家是在可怜她。但这位同学说了,其实平时在群里聊天,他能感觉得到,只有周晓燕是真心实意爱花的,其他的同学,就是顺口占个便宜罢了。

这个理由让周晓燕好受了很多。

花拿回家来,吴邦达取笑了她几句,”你还有这神气!“他说。

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抠着脚。

“妈说想让朵朵下来上幼儿园。”吴邦达又说。

周晓燕冲口而出,“来了谁带?你?”

她这么一说,吴邦达就有点着恼,“我哪有空?”

周晓燕硬邦邦地道:“我也没有空。”

她在超市上班,时间长不说,一个月下来没两个钱,孩子在金城念初中,住在姐姐家,省了住宿费,但伙食费却不好意思不给。虽然姐姐总是说不用,周晓燕却无论如何下不了那个脸。

吴邦达原来在国企,没过几天好日子,国企改制,他分到万把块,从此失业了。

之后的工作换了一茬又一茬,因为没有学历,年纪也不轻了,再怎么折腾也没了奔头,人就越发懒散起来。

年初的时候找了份保安工作,公司规定外来车辆不得驶入地面停车场,吴邦达谨遵规定,结果跟一个强行要开车驶入的客户争执起来,最后他被开了。

吴邦达死了心,不愿意再去看人脸色过活,周晓燕就狠狠心,给他买了辆二手残疾人三轮车载客,从早跑到晚,百把块也能挣到。

但前两天,三轮车突然间就被没收了。据说是通知早就下来了,开三轮车的都不以为然,觉得这一次也不过是像从前的每一次一样,吹一阵狠风,过了就没事了。

没想到这次是来真的。短短几天时间,大街小巷密布的三轮车全都消失了。

吴邦达这辆车才买了三个月。细算起来还没平本。

吴邦达在家里骂了几天街,天天喝得酩酊大醉。

周晓燕长长地叹息一声。拿过洒水壶开始小心地浇花。

她从来没有种过花。对花的热爱也是突如其来。她盼望着它们快点儿开放。

下个月同学聚会。群里热热闹闹地都在讨论这事。

但她真心不想去。

同学们好像过得都还不错。

但她最开心最放松的只有这时候。凌晨两点。

2

这个月的销售不好。对面的购物中心开业了,超市比他们现在这家大了一倍。

好些同事辞职走了,到了对面的超市。

周晓燕也动过心,但想想自己这把年纪,还就一个高中学历,拿什么来跟那些明眸皓齿的小姑娘争?

大概是看到辞职的人一个接一个,老板也有点慌神,话里话外地,就说要给加工资,还破天荒地请大伙儿吃了餐饭。

老板多喝了两杯,吐了,在走廊外吹风,周晓燕去洗手间,看到了,顺手给倒了杯水,老板就拉着她,说着做生意的艰难,表面的风光,又夸她能干,实在,年底就升她的职。

周晓燕很高兴,晚上去淋花的时间就提前了一点。

同学群里已经有人在晒盛开的花了。图片真实又漂亮。

周晓燕觉得很不安。那些不是真心爱花的人,花在她们手里,都开了,可在她这个真正爱花的人手里,却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男同学私她,让她不要着急,等待花开,是需要一点耐心的。

太久没有来自异性的关怀了,点滴都倍觉珍贵。更何况这个男同学在群里颇受欢迎,早晚固定丢下几个红包,引来女同学们的一片赞誉。

周晓燕不怎么爱去抢红包。男同学又说:“一块抢吧,要不然我就不发了。”

周晓燕就抢了。

抢到手了,也跟着别的女同学一块发几朵玫瑰表示谢意。

男同学就很开心,发红包发得更勤快起来。有女同学敏感,笑话起来,男同学也不否认,说毕业这么多年没见过面,最想见的就是周晓燕。

一时间,同学群里炸起来。

最受男生们追捧的女神也表示了对周晓燕的嫉妒,“哇,晓燕,我不要跟你玩了。我讨厌你。”

周晓燕当然知道女神是在凑趣儿。

城市是小城市,周晓燕偶尔能见到女神。跟从前念书的时候一样,个子娇小,身段窈窕。一点儿也不出老。

周晓燕不知道为什么岁月在她脸上没有一点痕迹。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,面孔浮肿,腰上的赘肉让自己也不忍目睹。

周晓燕跟女神客气了几句……不,是互相吹捧了几句。突然间,周晓燕成为了大家经常提起的人物。经常有人艾特她。也就是一些闲聊的话。

这些变化让周晓燕有点不知所措。她从小到大从不曾被瞩目。

但突然间,有了仿佛自己也是一朵花的感觉。

凌晨两点,淋完花,她去洗澡,身体有点不同寻常的燥热。

上床后,她主动搂住了吴邦达。

吴邦达把她甩开了,无知无觉地打着呼噜。

周晓燕的身体一点点地冷下来。

他们最近的一次亲热是在什么时候?她都糊涂了。日子过得这么没劲,连做爱都打不起精神来。

3

婆婆亲自给周晓燕打了个电话,特别委婉地说,要是周晓燕没时间带朵朵,她就自己带。

周晓燕听了好一会才听明白,婆婆的意思是,她和朵朵一块来。

周晓燕打量自己租住的房子。直套里她和吴邦达占了一间,另一间隔断开来,租了出去。

她今年三十九岁。吴邦达四十岁。

他们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姐姐的朋友,单位里要建集资房,姐姐借了她几万块,加上她所有的积蓄,买了姐姐这个朋友的指标。

钱交了两年了,但房子却迟迟没有动工。

周晓燕烦躁地答婆婆说:“住哪里?住楼顶啊?”

朵朵是小叔子的二女儿。大女儿被送到了外婆家,二女儿再送去就说不过去了,于是由婆婆带着。弟媳又怀上了。

用婆婆的话说,在乡下总得生个儿子。不然被人看不起。

在周晓燕看来,生不生儿子有屁关系,没有钱才真的被人看不起。

婆婆被周晓燕一喝,就不说话了。这个大儿子家,她没搭过半把手,在周晓燕这儿,她因此失去了指手划脚的权利。

转过头,还是跟儿子抱怨了两句。

晚上吴邦达回来的时候,脸就板得很紧,吃饭的时候愣是说菜咸了,还踢了一张凳子。

周晓燕立刻就毛了,毫不示弱地就把碗给砸了。

吴邦达愣住了。

一向静默温顺的女人突然发作起来,还是有一点骇人的效果的,吴邦达没有再说话,一甩手出门去了。

周晓燕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。

她默默地收拾碗筷,像往常一样拖地洗衣服。

做好所有的一切,这才上楼去。

又是凌晨两点。

周晓燕在顶楼呆着,完全不想动弹。

天气预报说过两天会受台风影响有暴雨。

周晓燕有点担心,她的这些花,什么时候才会开呢?

她一边想着,一边望着对面的楼房发呆。

对面的楼也是某单位的集资房。建得挺好看的。

从周晓燕的方向,正好能看到某扇窗。因为只隔着一条狭窄的过道,对方的窗又总是肆无忌惮地敞开着,周晓燕对屋子里的一切渐渐了如指掌。

里面住的也是一对中年夫妻。女的经常在家里。有时候很晚了都还在对着电脑敲敲打打,要不然就铺一张垫子做瑜珈。

男的在家的时候,他们总是靠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周晓燕觉得他们简直就是神仙眷侣。

这一晚,周晓燕突然发现,对面楼家里的阳台上也摆上了好几盆花。

因为对面窗的这几盆花,周晓燕上楼的频率增加了。不再仅限于凌晨两点。

女人淋花的动作很笨拙,看得出来,和周晓燕刚开始一样,什么经验也没有。

女人和男人经常去看花。周晓燕猜想他们和她一样着急,等待花开。

女人脸上流露出不高兴的表情时,男人就亲了她一下。

周晓燕看得惊呆了。

中年夫妻竟然还会亲吻吗?

她想起自己和吴邦达,应该有十年整都没亲过吻过了吧。偶尔的亲热,也是直接了当,结束后一翻身,各睡各的。

周晓燕去了花店,买来一点营养土,很小心地把原来花盆里的土换了。

她希望自己的花比对面家的先开放。

凌晨两点,她除了等待花开,就是看着对面家漆黑的窗猜想,这样深的夜,他们在干什么?

4

男同学主动提出来,要帮周晓燕缴纳同学聚会费。

周晓燕坚决地拒绝了。

男同学一再表示,自己没有看轻周晓燕的意思,而是有些女同学嚷嚷着要他帮缴,他答应了,就想着把周晓燕的也一块缴了。

周晓燕还是没同意。

这事让她心潮起伏了好几天。

她在手机里下了个KEEP,趁吴邦达不在家的时候就做。

早上起得更早了,沿着街道跑一圈。

跑完了回家,吴邦达还没起床。他最近去了一家旧同事开的餐馆里帮忙炒菜,天天晚归,早上就起不来,周晓燕起床的动作大点儿,都能引来他不耐烦的抱怨。

周晓燕打算这个月的工资发下来,就去买张弹簧床。

姐姐打电话来,说儿子跟一个女生好上了,偷偷拿手机聊天,这个月的流量竟然花掉了两百多。

周晓燕惊了,恨不得马上飞过去,揪住儿子打一顿。

周晓燕用微信给姐姐转了个两百块,姐姐没接收。骂她,死撑这点面子干什么。自家姐妹,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情况。

周晓燕嘴唇抿得紧紧的,晚上掐着儿子下晚自习的点,给儿子打了个电话,没说上两句话,儿子就不耐烦了,说要做作业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正好吴邦达听到了,开始埋怨周晓燕当初就不该把儿子送到金城去,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,像什么话。

周晓燕一开始还忍着,听得吴邦达越说越来劲,就吼了一嗓子:“你弟两孩子都不在身边呢,也没见缺胳膊少腿!”

虽然吴邦达没告诉她,她还是知道婆婆来了城里,带着朵朵,租了个房子。

周晓燕猜想这房租应该是吴邦达给付的,她不想跟他吵架,没多问。

但他不该得寸进尺。现在的她不像从前了。她现在的忍耐心很有限。

她一吼,吴邦达也翻了脸。两人大吵了一架。

吴邦达摔门而出。

周晓燕拖完地,正在做平板支撑的时候,吴邦达突然回来了,开口就问她要两百块。

周晓燕硬邦邦地说没有。

吴邦达就语气讥讽地道:“一把年纪了,想什么呢,再怎么折腾也就那样,还以为自己十八岁啊。有病。”

周晓燕上楼去看花,花静静的,仍然没有开放的意思。周晓燕在竹椅上坐着,落了两行泪,最后竟然睡着了。

周晓燕做了个短暂的梦。

梦到和吴邦达站在民政局门外,吴邦达怜悯地看着她,说道:“晓燕,你别傻了。跟谁日子不是这么过。”

5

同学聚会上,周晓燕看到了男同学。毕业二十年了,男同学长高了一点,长胖了一点,反而比从前显得更有气质了。

周晓燕有点自惭形秽。

跟她事先想像 的不太一样,男同学并没有对她另眼相看,他甚至只在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对她淡淡地打了个招呼,其他时间几乎都在女神的身边打转。

拍集体照的时候,同学们起哄着把男同学往周晓燕身边推,男同学抬手抵挡着,一溜小跑着,坚定地站在了女神的身边。

晚上的卡拉OK,周晓燕提前回家了。回家的路上,周晓燕把手机里的KEEP卸载了。

天边传来暗沉的雷声,不时滑过几道闪电。

要下雨了。

周晓燕刚到家,吴邦达就被人背着回来了。

头脸乌青着,胳膊上还绑着绷带。

周晓燕傻了,问怎么回事。(小说名:《凌晨两点》,作者:童馨儿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,看更多精彩)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