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直播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发布时间:2019-10-15
 
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说到底,蔚来还是缺钱……

文 ▍韦波

昨天,蔚来甚为抢眼,三则新闻接踵而至:从亦庄政府融得100亿元;ES6在江淮蔚来基地下线;2019 Q1财报发布(详见二条)。

这三件事汇集在一起,传递出的信息却让人对蔚来的前景并不乐观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昨天ES6下线同时透露,第一批订车的消费者最快7月份可以提车。ES6从正式上市到交付的时间也打破了此前ES8的纪录,前者在2017年12月发布至2018年5月交付,历时半年。

一位业内人士告诉AutoLab,行业内,一般正式上市意味着车辆已经到4S店,可随时看车买车。提车时间则根据颜色,是否有现货等而定,没有特殊情况,不超过2个月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蔚来的交付情况也让不少粉丝捏了把汗

而正式上市与交付相隔如此之久,问题主要是产品准备不足,没有达到上市标准。参考此前ES8上市后,多项承诺功能未能开启,笔者有理由相信,产品原因是主要原因。

去年12月ES6正式宣布上市以来,它也被认为是ES8的Debug版本,此前ES8出现的包括续航里程计算不准等各式问题,都依靠ES6来一一斧正,但确实市场留给蔚来的时间是有限的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事实上,1年多前,当ES8交付时在其价格区间上,还很难找到类似车型,而在2019年下半年,随着各大豪华品牌纷纷推出电动SUV产品,包括奥迪etron、奔驰EQC,实际上蔚来的ES8、ES6都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蔚来,口碑红利正在随着迟迟不能交付的新品,以及问题不断爆出的旧品,而受到考验。

被自己倒逼

之前,蔚来定下目标“每年推出至少一款新车”,且新车推出的日期为每年“NIO Day”(蔚来日),2017年12月蔚来日发布了ES8,2018年12月同期发布ES6,Nio Day发新车成为“政治任务”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产品本身开发有其规律,尤其是产品品质验证,在不断受到ES8的问题反馈后,变得复杂。但前述“政治任务”必须确保。

其次,由于2018年9月,蔚来已登陆纽交所,中国市场能否按时发布一款新车,和提振投资人信心,保住股价休戚相关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在纽交所上市的消息振奋人心,可谓惊艳一时。

而回顾上市后的历程,蔚来股价确实在2018年12月16日,也就是第二次Nio Day 前夕,出现了为期1个月左右的小幅上扬,市场期待ES6。

但发布后,利好释放完毕,股价一路下滑。从9月上市时6.26美元的发行价已经一路跌至5月28日的4美元,发行价之下,已跌去三分之一强。

股价走低带来的最大的影响是,二级市场失去了融资能力,而以蔚来的融资额看,没有百亿级资金进入,难以支撑其恐怖的烧钱速度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上市前,蔚来创立4年经历5轮融资近300亿元,加上市融得10亿美元,这些钱无疑砸出了“新兴造车”第一品牌,但至今销量堪过万台,投入产出之间的差距十分尴尬。

不过,随着亦庄政府资金与蔚来展开合作,蔚来的融资渠道多元化起来。

“委身”地方政府

众所周知,所有的新势力造车企业最头疼就是钱,而融资方面最“特立独行”的莫过于蔚来。

蔚来此前融资均来自市场而非政府,与众多新势力造车企业大相径庭。地方政府引入汽车项目有其考虑:做大GDP,增加就业,产业升级。但政府扮演投资主体,非市场化的弊端也暴露无疑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前有钢铁、光伏等行业的泡沫,现有新兴造车的一哄而上。国内几乎每一个新兴造车势力背后都站着一家地方政府的国投平台。

据统计,截止2017年6月前(请注意是2年前),全国新能源汽车的产能规划已经超过2000万台,而根据国家工信部、国家发改委、科技部联合印发的《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》提出,到2020年,国内新能源车年产销达到200万辆,两个数字之间相差10倍。

而亦庄并非第一次对汽车项目重度参与,时光回拨10年,早在吉利收购沃尔沃的背后融资平台中,亦庄政府就曾被报道参与其中。(见报道链接:揭秘吉利收购沃尔沃全过程!“汽车疯子”李书福哭了……

但沃尔沃项目随后落地大庆、成都,亦庄相关公司仅仅为融资平台,亦庄和一个汽车项目擦肩而过。

事隔10年,如今蔚来最近一笔100亿融资,就来自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,该公司的性质为国有独资,其实际控股方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蔚来之所以和地方政府寻求合作,直接原因或许在于市场化资本对蔚来丧失了信心。

根据蔚来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,蔚来的总收入为16.312亿元,比上季度减少52.5%;净亏损为26.236亿元,环比减少25.1%;除去股份支付费用,调整后净亏损为25.04亿元,同比扩大了68.2%。

也就是说粗略计算,亦庄100亿元输血,按照现在的烧钱速度仅够支撑1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蔚来ES8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交付量为3989辆,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的7980辆下跌50%。到了4月,ES8的交付辆环比继续下跌17%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蔚来方面表示,交付量下滑主要是中国电动汽车补贴在3月正式宣布减少,以及宏观经济放缓所致。

这个说法其实很难站得住脚。补贴削减的理由只能解释为何4月份销量下跌。根据相关数据,在3月份补贴削减到来之前,消费者为了“抢补贴”,以至于不少电动企业都经历了销量井喷,例如特斯拉2019年第一季度在华销量甚至突破万辆大关。

但行业的这一“短暂利好”没能惠及蔚来。

蔚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的实体“蔚来中国”,亦庄国投将对“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,以获取持有“蔚来中国“的非控股股东权益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此外,亦庄国投也将协助“蔚来中国”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蔚来中国先进制造基地,生产公司二代平台车型。据报道,蔚来汽车首款轿车,预计将在二代平台生产。

江淮蔚来基地2016年开建,2017年下半年投入使用,规划产能10万台,虽然可能面临严重的开工不足和产能放空,但由于融资的原因,蔚来北京生产基地需要“霸王硬上弓”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事实上,全国汽车工业都遭遇产能严重过剩的困扰,而其中尤其以北京为最,今年,北京现代位于北京的第一工厂已经暂停运营。有165万辆总产能的北京现代,在2018年产量仅为79万辆,近半数产能放空。

而以蔚来目前季度销量万台(考虑到ES6交付后,销量可能有所爬升)的情况看,即便每年4万台销量,江淮蔚来工厂也将面临类似北现的窘境。多一个基地,双城运营并非好事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蔚来对ES6的底气有多少?

蔚来能否从“走麦城”的局面中回转,完全取决于ES6能否上演绝地反击。不过这台被寄予厚望的车,并非想象的那么美好。

2019年5月23日,就在第一辆量产版ES6下线前5天,蔚来在上海浦东世博园区豪霆赛车场组织了一场“准量产版”ES6媒体体验会。试驾前照例是官方产品宣讲会,重点可参见下面几张图——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从现场PPT看,蔚来ES6数据惊艳。

在天津国际赛车场的圈速秒掉捷豹I-PACE和宝马X3,仅次于宝马M4和保时捷911卡雷拉;0-100km/h加速4.7秒;100-0km/h刹车距离33.9米;还有同豪华品牌的续航力以及价格对比……都显示出ES6是一款相当具有竞争力的车型。

当天官方安排的体验环节中恰恰就有0-100km/h加速,100-0km/h刹车以及SIKD PAD绕桩。然而当AutoLab拿出专业测试设备时,蔚来现场工作人员拒绝了任何测试需求,禁止媒体采集车辆数据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获得的解释称,ES6不是最终量产版,担心测试数据和消费者最终拿到的量产车表现不符。而消费者看到测试数据不好,也不管是不是最终量产车,会产生不良印象。

这是一个站不住脚的理由,蔚来官方在ES6产品宣讲会上,以及从去年12月正式上市一来的各种对外沟通中,都反复提及的4.7秒、33.9米,它们是在“准量产车”上测试出来的吗?官方向媒体公布这些数据时,不担心媒体的报道会让消费者“先入为主”。

即将上演安徽北京双城记,蔚来汽车面临潜在危机

更深层次的问题还在于,蔚来ES6的准量产车和最终量产车之间,是否蔚来此前所有数据都来自“准量产车”,那蔚来董事长李斌在去年Nio Day 上谈到的所有关于ES6数据,是否能作为对外传播的口径呢?

这些数据是否确凿,从AutoLab记者测试被拒和5月28日才正式下线的ES6来看,都要画个问号。